【西风专栏】此心安处是吾乡

0
199

每一个生命的心底,都有一个对美好生活,美好家园的眷念。一生的勤奋,都在为接近这个目标而努力

今年四月,媒体报道,一支拥有十五个家族成员的野象群,毅然走出千百年来赖以生存的原始深林,踏上了一条前途未卜的北漂之路,向着心目中的理想栖息地远行。身后的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已经被嘈杂的人声、砍伐声,渐渐逼近。大片的橡胶树、茶叶和中草药,撵走了灌木和杂草,将原始深林逐渐裸露在现代社会面前。野象群的出走,或许是希望寻觅一片生机勃勃的新家园。

在大象的世界里,或许也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在那遥远的北方,滇池周围,有一片祖先们曾经生活过的故乡。那里有人类不曾打扰的茂密深林,有肥美的灌木和青草,还有潺潺流淌的溪流。可是,它们不知道,我们明白,星移斗转,沧桑变换,传说中的大象故里,早已不是当年离开时的模样,人类已将它替换成了钢筋水泥的深林。大象们北向的步伐越自信,越坚定,越让在一旁看得真切的人们心情忧虑,现实往往比理想来得更残酷。

人类又何尝不是一直在努力寻找自己的理想家园呢?伴随着物质文明的逐步发达,基本生活的门槛也越累越高,早已不是过去那种,拥有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就能心满意足的时代了。

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令人目不暇接。高考刚过,考生家长们身穿旗袍,手持捆有一串香蕉的长甘蔗(寓意旗开得胜,考上北大、交大),列队站在考场门外,保驾护航的画面,还停留在茶余饭后的笑谈中。复旦数学学院副教授姜文华持刀杀书记被抓的画面,又出现在眼前!震惊之余,痛心之余,不由得掩卷思索,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学霸型的青年才俊,文弱书生,走上了铤而走险的不归路呢?

从网上透露出的履历来看,姜文华读书成绩不菲,做学问成功。从复旦附中考入复旦大学数学学院,本科获复旦大学校长奖。留学美国名校读博,在国家级科研单位任职。大堆的殊荣,不知是多少父母们眼里羡慕的成功学子。

然而,返回故里,返回母校,十年时间,从文弱书生,变成杀人囚犯,角色转换来得太突然,从他在美国读博士时的师兄、室友的回忆文章中可以看出,他们都被姜文华的惊人之举,震惊到懵圈了。

与姜文华有过多年交集,在美国同读博士学位的师兄眼里,姜文华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师兄在文章中说到:“姜文华是典型的书呆子,孤傲,害羞,木纳寡言并不善言辞”。

1,“学业和学术都是一流。”有潜质成为美国学术圈里一个小有名气的教授。

2,“内心干净,心底非常善良,不撒谎也不会撒谎,不害人也不知怎么害人;对别人不设防,不太知人情社里,不知江湖险恶;正因为他太干净,太善良,一旦遇到他认为的不公正,他完全不知所措,心里的反映会比普通人激烈,会有一些极端负面的想法,但他绝非是心理不正常的人,他会咬着牙,把咽不下的那口气咽下去。”

3,“在师道尊严的环境中成长,从小的学霸,对老师言听计从,对领导唯唯诺诺,不敢越雷池半步;从不惹事,如果别人和他发生争执,文华习惯性地会以自己退让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4,生活规律,洁身自好,无不良嗜好。工作认真,兢兢业业。

5,对金钱有概念,但不贪财,不占别人小便宜。

6,对爱情与婚姻向往,当真诚付出没有结果,而备受打击的时候,也是选择隐忍和退让。

在这位师兄眼中,姜文华就是一个纯粹简单的象牙塔里的人。不善也不爱交际,人际冲突中选择退让,是个有才华,能干的学者,适合生活在真正的学术圈里。

现今中国社会的人际关系,像暗网般复杂,深不可测。以姜文华的秉性、脾气,很难融入这个社会,最终沦落成为面对环境不知所措的落败者。

其实,有不少人与姜文华的情况相类似,在人际关系中,羞于巴结、讨好、套近乎那一套,在需要拉帮结伙,巴结权贵才能活得风生水起的环境中,选择逃避现实,退缩到墙角。时下,社会上流行的躺平理论,能够得到众多人的认可,也有这些方面的因素存在。

然而,退缩躺平也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途径,躺平也不见得就能安然无恙保全自己。再说,人不是想躺平就能躺得平的,没有足够的底气,脚下没有支撑躺平的平台,如何能从容躺平?

不仅如此,像姜文华这样老实内敛的人,如果不是被逼迫到忍无可忍,无路可走的绝境,也不至于拔刀相向,拼上性命去给自己讨要公道。

据京都静源教授(文学博士)介绍:姜文华从复旦附中考入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后入美国Rutgers大学读统计学博士。之后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从事博士后研究。2011年回国受聘于苏州大学副教授。2015年人才引进入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副教授聘期是三年,他离开苏州大学是他续聘后的第一年,又是他自己主动调离的。并不是社会上传言的苏州大学没有续聘。

复旦大学数学学院规定在五年内必须晋升为正教授,晋升机会每年一次,否则解聘。

五年中,姜文华每年晋升教授申请被否。五次被否的原因都是因为政审不合格!

据京都静源教授介绍,大学教师只要被政审不合格,全国任何一个大学都不会再有大学敢接收他。而且,国内规定:副教授调动接受年龄为四十岁以下。“换句话说,姜文华的副教授和40岁年龄已经无法再调动了。”

不难看出,回归祖国十年后的姜文华,已被自己故乡的母校、前辈、上司们,以及制度设计,逼迫到了悬崖边上。

在中共治下,共产党的文化体系里,政治审查,一直是悬在人们头上的利刃,是人都逃不脱政治审核。无处不在的党组织首先看重的是你的忠诚,一条心才能算自家人,才有资格团结在其核心周围。政审不合格者打入另册,纳入被整肃的对象,连低端人口都不如。如遇政治运动,就是杀一儆百的标靶。

这种超强的精神控制手段,对碰到枪口上的姜文华来说,等于堵死了政治前途和生存机会,其打击是毁灭性的。叠加的屈辱和无路可退的愤怒,最终逼迫姜文华以死相拼。你不给我一条活路,我就给你一条去路!

之前,在社会上持刀杀人的,几乎都是些升斗小民,他们中大多数人因为权力和生活的压迫而选择报复社会,沦为可悲的受害者和施害者。这次动刀杀人的,升格成了知识分子,大学老师!这也给很多人,尤其是海归或者准备海归的学子们提了一个醒,身处复杂多变的环境,激烈内卷的时代,疫情肆虐的世界,世事难料,心灵没有安全感、归属感,无论身在哪里,放逐的心都一直在流浪。

华师大教授戴建业在一次讲座中被人质疑,到处上节目、讲课、演讲捞钱,还有文人学者的风骨吗?戴建业无奈地说:我夫人得了癌症,一盒抗癌药51000块钱,这是我几个月的工资你们知道吗?如果丢了妻子,我要文人风骨做什么?

身为教授,遭遇家庭困难尚且如此为难,一介平民又能如何抗拒生活的碾压呢?

寻找温暖的家园,安放无依的心灵,不再流浪,是很多人的向往。心安之处是故乡!

真正能够指引人走出丛林,摆脱黑暗,见到生命曙光的力量,是信仰的力量!而不是拼命或者躺平的对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千万年来,信仰的力量一直在鼓舞着许多人寻找生命的意义,支撑着人们守候等待,等待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等待海面上驶来神圣的航船,乘风破浪,扬帆出海,回归自己真正的美好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