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关注 维族教授因言获罪遭判无期徒刑(图)

0
56
全球关注 维族教授因言获罪遭判无期徒刑(图)

伊力哈木案,是一起因言获罪案,同时是中国政府犯迫害人权的典型案例。全球在这7年来,持续声援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图片来源:美国之音视频截图)

【新西蘭鷹視野中文網】(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伊力哈木案,是一起因言获罪案,同时是中国政府犯迫害人权的典型案例。自事件发生的这7年以来,外界持续声援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并呼吁中国当局即刻释放他。本月15日将举行“维吾尔问题(2)——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囚禁7周年纪念”,引发全球关注。

综合欧洲之声、中央社、德国之声、维权网报导,伊力哈木因言获罪案,是一个中国当局犯下迫害人权的典型案例。外界先前估计伊力哈木将面临至少10年的刑期,但在度过2014年9月23日后,大家都十分讶异当局竟判处伊力哈木无期徒刑。

其实,伊力哈木早就意识到自己将承担此一巨大苦难,他曾说:“我哪里也不去,维吾尔人的问题在中国,解决的办法也是在中国。如果一定要坐牢,那么我会呆在中国的监狱里,出狱以后我还是会在中国寻找维吾尔人的前途。如果我死了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将我安葬在我的故乡,这一点幸福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伊力哈木在法庭上,做出了这样的陈述:“我一直以来拥护国家统一,反对分裂,从没想过分裂国家,没有参与任何分裂活动,更没有组织什么所谓的分裂组织。我提倡依法治疆,包括落实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尊重法制,尊重人权,让各民族公正地分享发展的成果,平等就业,消除歧视,包括地域歧视,民族歧视,性别歧视,身份歧视……。”

民主国家的政治家及国际人权组织等,在这7年多来,持续坚持声援伊力哈木教授。今年1月15日,将举行全球网络研讨会“维吾尔问题(2)——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囚禁7周年纪念”,由吾尔开希·多莱特担任研讨会主持人,伊力哈木的女儿

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热西提(Dilxat Rax)、中国异议分子苏晓康、律师何朝栋等担任主讲人。

该研讨会在全球各地具体举行时间为:纽约时间为9:00点;柏林时间为15:00点;伊斯坦布尔时间为17:00点、台北时间为22:00点。

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的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原先担任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讲师、国际结算专业副教授,并创办“维吾尔线上”网站及担任站长。伊力哈木主要研究新疆地区的收入差距与失业问题。

然而,因伊力哈木致力推动维族与汉族对话等,而遭中国政府指控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并利用网络鼓吹“新疆独立”、利用讲堂煽动暴力及“推翻政府”、从事分裂活动等。伊力哈木于2014年9月23日遭中国当局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

中国外交部官网显示,耿爽于2019年2月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相关问题时表示,伊力哈木的“所作所为意在分裂国家,煽动仇恨,为暴恐正名”,这在任何国家都是不被允许的,国际社会应该认清是非曲直。

伊力哈木的女儿菊尔于2019年12月在柏林出席一场由欧洲议会主办的座谈会,她代表父亲领取欧盟最重要人权奖沙卡洛夫奖。她表示,父亲一直努力推动维吾尔族跟汉族的对话,以及督促中国当局落实新疆自治,尊重维族特殊的信仰、文化。

菊尔是全家人唯一一位离开中国大陆的人,她始终忧心父亲及家人的处境。她表示,在中国大陆的家人继续遭受迫害,有一位表弟只因为手机内存有她父亲的照片及文章就遭到判刑10年。

菊尔表示,不只是她的家人,还有很多维族人都在受苦,因此她要站出来,把父亲的故事说给全世界听。她强调,中国当局以打击极端主义为借口,针对维吾尔族进行文化及民族的屠杀,族人的信仰、语言饱受摧残,遭到集中关押在营区的人则是身心重创,许多人甚至被刑求及杀害。菊尔呼吁,欧盟制裁负责压迫维族的中国官员。

在此之前,原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任教的伊力哈木被判刑以来,已陆续获得国际笔会、国际自由联盟及威玛人权奖的表彰,欧洲议会赞扬他“促进维族与汉族的对话,落实自治”,及利用“维吾尔线上”网站提醒中国社会关心维族人的处境。伊力哈木此次获奖,是继中国民运人士魏京生、中国异议人士胡佳后,第3位荣获这一重要人权奖的中国人。

美国之音(VOA)于2019年1月31日报导,13名跨党派的美国国会议员一同致信挪威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在那一封信中说道:“我们相信,没有人比伊力哈木更能获得委员会在2019年的认可,他象征着在中国为和平与人权进行的和平斗争。”

针对伊力哈木因言获罪案,专精人权的埃尔朗根-纽伦堡大学教授金策巴赫(Katrin Kinzelbach)强调,伊力哈木被捕,不仅仅在中国大陆造成寒蝉效应而已,外国学术圈同样受到影响,例如许多德国的汉学家担忧以后再也去不了中国,也不敢针对新疆问题发表看法。金策巴赫强调,学术圈已出现自我审查的现象。

金策巴赫又表示,新疆跟南非的差别在于中国当局利用高科技进行全面监控,导致维吾尔人毫无自己组织的能力。

此文章來源於“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