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里的关键信息(图)

0
439
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里的关键信息(图)

但是,中国经济的走向才是更关键的信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新西蘭鷹視野中文網】(看中国记者李正鑫综合报导)3月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宣布,今年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目标设定为6%以上。但是,中国经济的走向才是更关键的信息。

今年是所谓的“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也是中共建党100周年,在COVID19疫情阴影笼罩之下,习近平当局对经济更为关注。中共政府“两会”如期召开,“两会”是对中共政府自1959年以来历年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大)和政治协商(政协)会议的统称。

3月5日,李克强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中国在2021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预期目标中,将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设为6%以上。“经济增速是综合性指标,今年预期目标设定为6%以上,考虑了经济运行恢复情况,有利于……发展”。

政府工作报告显示,今年财政赤字率拟按3.2%左右安排,将安排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3.65万亿元人民币,去年分别为3.6%和3.75万亿。

除此之外,李克强提到了,要新增城镇就业至1100万人以上,并维持城镇调查失业率在5.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CPI)涨幅3%左右。

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这个目标是肯定能实现的,因为去年COVID19疫情重创经济,导致GDP低增设,在低基数的影响下,今年的GDP目标很容易达成。不过,经济学家指这都是无意义的事情。

据《路透》报道,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说,“6%以上的这个目标,其实是一个没有太大意义的目标,因为肯定会完成的,但告诉大家的是目标并没有被放弃,明年很可能还是有目标的。去年没有目标只是一种非常态,常态还是有一个大致的经济增速的区间,这其实也是为了配合2035年长期目标的计划。”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丁爽表示,经济增长是很容易实现的,“这个目标更多是为了十四五的一个衔接,为了后面的年份,所以十四五期间年度经济增长目标还会有,但第一年目标如果设太高了,后面就不太好设。”

此前经济学者也不断呼吁取消唯GDP至上的官方考核目标。例如,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就表示,经济泡沫已经出现,应取消GDP增长目标。

“我个人认为,从今年开始应该永久性取消GDP增长目标,而把稳定就业和控制通货膨胀作为宏观政策最主要的目标,”马骏日前在文章中说。

马骏认为,如果GDP增速是一个官方目标的话,就可能出现地方政府习惯性的层层加码,把地方的GDP目标定得很高,从而加大隐性债务的金融风险,因为靠借钱来实现投资拉动GDP比其它办法都容易。

并且马骏提到,“2020年GDP增长速度存在一个很大的基数效应,因为这个基数效应,今年GDP可能达到8.5%,那是否应该把2021年的目标定到8.5%?假如定了,2021年突然掉到五点几,解释起来就很费劲。”

中国前财长楼继伟也曾在一个论坛上提到经济发展目标时表示,不主张设置GDP增长目标,因为以前的习惯性设定指标扭曲了宏观政策。很容易造成强力的投资拉动。导致层层设指标,上面层层加码压指标。

而近期中国各省市均发布了当地的GDP增长目标,北京、上海、广东、辽宁等地将2021年经济增长目标设置在6%以上。此外,湖南把GDP增速设置在7%以上,云南设置在8%以上,西藏为9%,湖北、海南今年经济增长目标则设定在10%以上。

实际上,比GDP目标更重要的是未来经济走势。天钧政经智库研究员任重道指出,中国经济长期存在的弊病不去,经济难有起色。这个弊病就是营商环境的不断恶化,尤其民营企业成为待宰羔羊。在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时,承诺给民营企业提供了宽松的条件和环境。然而,一些企业投入巨资开始运营后,地方政府却往往以各种理由变脸甚至翻脸,原来的承诺成了空头支票,一些企业陷入困局。

另外,中国各省市经济总量和财政能力显示,广东(主要是珠江三角洲地区)、江苏、浙江、福建四个省GDP合计数字是321,997亿元,占全国GDP总量的31.69%;四个省的地方财政收入合计是32,309亿元,占全国各省市财政收入合计数的32.26%。

这说明东南沿海省份已经完全建立起一种扩张性的经济模式:商品与服务的市场不断向海外和内地扩张,而内部投资活动同步推进,进而又吸引生产要素(主要是人力资源和资本)从其它地区不断流入。当人口出现下降、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加快之后,随着人口和产业出现大倾斜。

 

此文章來源於“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