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坚承认对澳制裁出于政治报复 澳财长强硬发声

0
1444
澳洲联邦财长Josh Frydenberg(中)。(图片来源:Facebook

【新西兰鹰视野中文网】7月6日星期二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公开承认,北京对澳大利亚设置贸易障碍是出于政治报复,并声称澳洲政府不能在 “抹黑 “中国的同时从中国获利。联邦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随后表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已经不同了的中国”,北京的蛮横态度影响了他对中国公司对澳投资项目的决策.

北京撕下伪装

一年多以来,中国政府不断加码,陆续对澳大利亚的几个行业进行经济制裁,包括对大麦和葡萄酒出口征收高额关税,对木材、龙虾和煤炭等产品故意设置贸易壁垒。但以往北京一直以反倾销或生物安全作为借口,不承认与政治有关,但在周二晚上,赵立坚似乎放弃了这种伪装。

在当晚的记者会上,赵立坚被问及澳大利亚对华农产品出口下降的问题,他明确回答说,中国政府是故意在针对澳大利亚商品,称“相互尊重是国家间合作的基础和保障。我们不允许任何国家在与中国做生意的过程中获得利益,同时又基于意识形态无端指责和污蔑中国,破坏中国的核心利益。”

赵立坚还宣称,澳大利亚受到惩罚是因为“充当美国的爪牙”,“为错误的政府政策买单的是人民”,他还暗示美国农民是中国对澳经济制裁的大赢家。
一位澳大利亚政府人士驳斥了这一说法,称这是在澳大利亚和美国之间制造隔阂的 “粗暴 ”企图。

白宫提醒澳洲 应对北京的“长期”报复

在赵立坚的言论发出几小时后,美国印太地区协调员Kurt Campbell评论说,北京政府表现出死磕到底的态度,澳大利亚应该做好准备,应付习近平中国的 “长期”报复。他说原以为在美国和其他国家表示了支持澳洲对抗北京胁迫的立场后,中国政府会重新调整战略,撤回一些针对澳大利亚的行动,“但我现在认为这种可能已经完全消失了。”

财长:外国干预频繁出现于外国投资领域

联邦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没有直接评论赵立坚的言论,但他说澳大利亚正在与一个 “更加蛮横”的中国打交道。

Frydenberg周三在堪培拉告诉记者:“他们毫不掩饰阻止了我们的一些出口产品进入中国——大麦、葡萄酒和煤炭。但是,他们最需要的是我们的铁矿石,而铁矿石的价格正处于历史高位,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收入。”

“但我们不会把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们将把更广泛的国家利益放在首位。”他说。

Frydenberg同意Campbell的说法,这位自由党副领导人说,北京的蛮横态度影响了他对中国公司在澳洲投资的决策。

财长负责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工作,近年来,他修改了法律,为有国有企业背景的外国投资交易设置了新的障碍。

近年来受阻的中国投资交易包括长江基建控股集团对澳洲APA管道公司的130亿澳元收购案,去年蒙牛乳业对Lion Dairy & Drinks乳品饮料公司的6亿澳元收购案,以及中国国家建筑工程公司对澳洲建筑公司Probuild的2亿澳元收购案。

Frydenberg表示,在外国投资领域中,已经反复出现外国干预问题,“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外国投资申请,这些申请不是为了商业目标,而是为了战略需求”。“如你所知,对于过去可能批准的申请,我现在会说‘不’。”

前驻华大使:北京的14项不满清单是自取其辱

中国对澳的经济惩罚今年没有明显升级,但北京外交部几乎每天都要对堪培拉发出嘲讽和批评,并指责澳洲政府是两国关系恶化的罪魁。

今年5月,中国暂停了与澳大利亚基本处于休眠状态的经济对话,上个月,中国宣布将就澳大利亚对若干中国产品征收关税一事将澳大利亚告上世界贸易组织。

澳大利亚也就中国对大麦和葡萄酒征收高额关税将中国告上世贸组织。

6个月底,即将离任的外交和贸易部次长、前驻华大使Frances Adamson评论中国时说,不安全感和权力的组合可能是不稳定的,如果不小心处理不当,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很少有人会理解,这个大国仍然被不安全感所困扰,就像被其野心所驱使一样,它有一种深深的防御心态,即使它把自己的利益置于别人的利益之上,也会感到外部威胁。”

通常很谨慎的Adamson还说,中国去年向澳大利亚政府提出了一份由14项要求组成的“不满清单”,欲以其改善两国关系,但这只能是自取其辱,起到了巨大的反作用,G7会议上世界领导人的反应突出了这一点。“澳大利亚政府,以及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民选政府,都不可能说这些事情不重要。”

原文来源: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