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专栏】清茶一杯,馨香飘故里

0
894
TVNZ视频截图

凌晨的地震,没有把我震醒,倒是手机尖利的警报声,声声惊心。紧急广播说些什么,我也听不懂,我的第一反应是疫情升级了。

坐在寂静的后院,给自己沏一杯香茶,发发呆。

这次奥克兰疫情三级警戒暂定七天,才过去了五天,政府发出的手机警报还鲜活地滞留在空气中,窗外仍然是一片寂静。此时,又一次响起警报是什么情况?突然间冒出了许多感染者吗?才听一位欧洲的朋友吐槽:一年来,他所生活的城市一直处在半封状态,人也仿佛进入了半疯状态,不知什么时间是个头哟!

管他的!既来之则安之。个人的力量在苍天面前是渺小的,没有人能改变历史。的确,每个人都处在危险中,心态坦然,才是度过劫难的最基本条件,以不变,应万变。

然而,回顾此生走过的一路,却总是发现,能够理直气壮地告诉自己:“问心无愧”的底气又有多足呢?在迷茫的人世中,在光怪陆离、形形色色的诱惑中,自己脚下的路,又有多少坦然?多少忐忑?如果没有信仰的指引,一个人要反思,要悔改,有多难?一个人最大的敌人,最大的危险,难道不是自以为是?

女儿告诉我,这次警报为地震而鸣。这才知道,新西兰北岛发生了强烈的地震。我们居住的地方虽然没有波及到,但是,一些被波及到的居民,政府警告要求从海边撤离到高地,预防海啸的伤害。可想而知,此时的撤离有多难,同时还要保持两米的社交距离。

接下来,国内的亲人、同学和朋友们的关切纷至沓来。一些多年来少有交往的老熟人也一个个地冒出来,发来信息询问,暖心的关怀溢满了一整天。地震没有惊到,被浓浓的友情感动到了!

我经历过08年的大地震,当摇晃从轻微到猛烈,完全无缝连接,猝不及防地扑面而来的时候,第一时间的反应不是害怕。病中的母亲,瘦弱得走路都摇晃的父亲,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依靠。他们当我是主心骨,可以抵挡一切、抵挡地动山摇。我当他们是生命的一部分,以至于顾不上害怕,忘却了危险,扶持他们逃出室外。还一次次地冲回家中,取水、拿食物、药品。事后也后怕,余震没完没了,每一次摇晃,心里都会咯噔一下。这个时候,能够支撑自己意志的,就是信仰!我始终坚信,无论曾经的我,在前面的人生阶段里是如何度过的,而今的我,已经明了了生命的真谛、人生的意义,知道做一个真诚善良的人是何等重要,明白了反思过错和升华精神境界是多么可贵的品质。我相信,只要明白了前行的方向,神不会抛弃我。

每次遇到危难关头,总会得到亲人朋友们的关怀、叮嘱鼓励。哪怕在没有亲缘关系的陌生人中间,也能有美丽的邂逅。在中国人的血脉中,始终保有一份浓浓的淳朴情怀,人性中善良的一面,在阶级斗争,社会主义铁拳摧毁下,始终没有彻底泯灭,让这个民族,还看得见被神救赎的希望。

这让我想起三十多年前,与一位老农,一位父亲,在火车上相遇的一次经历。隔着小桌板,我们面对面,一同旅行了三十个小时。

坐火车出行,曾经是绝大多数国人的首选。八九年的六月四日,是一个分水岭。之前,火车上时刻拥挤不堪。之后,春运期间也不一定能看得见那样的盛况。一个朋友曾向我述说他遭遇过的拥挤程度。几个小时的短途火车旅行,最大的失误就是在开始的时候,他伸出了一只手,拉着了高处的吊环,之后就很难再放得下来了,身边始终找不到一个空隙去安放那只手。

那个时期,我也常坐火车出差。记得一九八九年的第一天,元旦节,在武汉火车站,我随着潮水般的人群,挤上了一列火车。这列火车到达目的地,需要三十几个小时。

火车上十分拥挤,坐在座位上几乎就不能再动弹了。一路上,对于茶水和食物,只能存在于美妙的幻想中。对面坐着的,是一位朴实本分的农民。聊天中,知道他的女儿找了一份工作在武汉。由于一家人中,从来没有人出过这么远的门,从来没有人去过这么大的地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凶是吉,于是家里决定,由他陪同女儿到工作单位,安顿好了再回家。

我赶紧问:“怎么样?还好吗?”

他愉快地说:“很顺利,很满意”。

我们一路聊天打发漫长的时间,几乎都是我问他,有问必答。而他从不打听我的情况,都是我主动告诉他的。到了饭点,饥肠辘辘。因为我是临时决定乘坐这趟列车的,完全没有准备,随身简单的行李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下肚。

老哥摸出一个布包,打开来,里面裹着的是自家烙的三个白面饼。他拿出一个,掰成两半,递给我一半,怯怯地问:

“你吃点这个可以吗?”

眼神里流露出的,分明是担心我受到委屈。

闻声我的鼻子发酸了,忍着眼泪,赶紧接过饼子,大口下肚。之后的漫长旅程中,每到饥饿时分,他都摸索着打开包袱,拿出饼子,小心地分成两半,递一半给我,直到三个饼子全部吃完。我知道,那是他为这趟三十几个小时的旅程,刻意准备的三餐食物,结果一半都装进了我的肚子里。

他比我提前几个小时到站,我们挥手惜别。看着那不知是被泪水还是距离逐渐模糊的背影,给我留下的,是终身难以忘怀的感激,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人生就是如此的严峻,许多人,许多事,如同火车旅行,一站一站的转身,一站一站的分手,一挥别即是永恒。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一个人,经常能在不经意间,与善良不期而遇。善意,会以各种方式,出现在人们面前。在新西兰最常见的是陌生人的一个微笑,传递过来的温暖,可以愉悦身心。或者是在困境中,听到一句问候,一声叮嘱,都足以使心灵获得安慰,驱赶走孤独。哪怕是唠叨、是碎碎念、是自说自话、还是述说自己的经历、感怀,都能从中触摸到善意与关怀。在去年国内的疫情中,更是如此。作家方方通过日记的方式,分享她的经历,她的心思和感受。记述了她的邻居、朋友们的经历和感受。无论记述的经历和感受离我们有多远,有多近,善良与善良是相通的。我们从中,读到痛苦、读到无奈、读到渴望、读到期盼,无论那些故事和情感,与我们的生活相不相关,难道不是她们自己内心的真实表达吗?她没有诅咒什么,她没有怂恿人去仇恨谁,没有怂恿人去报复谁,更没有怂恿谁去颠覆什么,与凶狠、恶毒、阴险都不沾边。竟然被一些人解读成给国家抹黑、给敌人递刀。回击以粗俗的谩骂、恶毒的攻击,甚至生命威胁!这是人性异化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表现出如此的不可思议!

方方想要同情、想要帮助的那些人,因为方方没有为执政者涂脂抹粉,没有和欺骗、隐瞒事实真相的人站在一起,共同掩盖真相,方方就成了敌人?就该被围攻、围剿,就该被踩踏和羞辱?这与传统中华民族血脉中淳朴、善良的人性有多远?

方方的遭遇,是人类道德沦落到如今,魔性扼杀人性、扼杀良知的一次集中表现。揭开事实真相,揭示社会丑恶的一面,真实地表达情感和述求,是从细微处唤醒良知,重塑人类善良、正直人性的义举,也是对人类命运的关怀。方方在被恶毒攻击的过程中,也得到无数人的理解和支持,获得无数人的赞美,令人感到宽慰,毕竟,撒旦的价值观要想彻底摧毁人性,摧毁善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总有人还在坚守。

刚下过雨的院落,湿润、清新,清茶的芬芳在眼前弥漫。故乡的人们,可好?愿这芬芳香甜万里。